天黑了我才睡醒在停了电的客厅
一时无法适应这样的安静
我传了一则短讯想知道你在那里
一分一秒过去得不到回应

我就这样在城里孤立
在黑暗里消化着自己
你的声音是我的幻听
清楚的只有我的呼吸
我到楼下热闹的餐厅
期望跟谁会不期而遇
谁又和我有同样默契
我知道这是个过渡期

多想哭泣又觉得没出息
封闭了自己等谁来开启
創作者介紹

陈佳琦的部落格

sherrilyntan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